肃州党建网|中共肃州区委组织部

红西路军的组成及西进河西走廊

来源:中国共产党甘肃历史第一卷  2015年09月18日  阅:  字体:

    一、西路军的组成及任务
    由于国民党胡、毛、王、关各部大举北进,河东红军在关桥堡一带歼敌未达目的,敌人进至靖远、打拉池、中卫等地。11月3日,共产国际给中央书记处来电,告知宁夏方向的武器支援改为新疆方向:“现已经决定目前不采用从外蒙帮助的办法。同时,我们正在研究经过新疆帮助的方法。如果我们将约一千吨货物运到哈(密),你们曾否可能占领甘肃西部来接收?并请告如何接收办法及你们采用何种具体?运输。”共产国际这一新情况的通报,说明即便红军占领了宁夏,也无取得苏联军事物资支援的可能。鉴于宁夏战役计划难以实现,11月8日,党中央制定了作战新计划,指出:“胡、毛、王、关各部北进,我宁夏计划暂时已无执行之可能。拟作如下之新计划”。新计划的主要内容是:第一,11月份三个方面军仍在关桥堡至金积、灵武地区作战,歼敌一部后,争取休息与准备,以示我欲渡河西进,吸引敌进入宁夏;第二,12月份以后,一、二方面军组成南路军,四方面军的四军、三十一军组成北路军,分两路出动。南路军先行,出东南方向,北路军后行,出东北方向,两军沿途扩红、筹粮,然后准备东渡黄河入山西,与阎锡山、蒋介石达成停战协议,实现共同抗日。如不能,红军便进行新的战略转移,目的在于扩大政治影响,扩大红军,争取与南京政府订立协定,在全国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对河西部队,作战新计划指出:“徐、陈所部组成西路军,以在河西创立根据地,直接打通远方为任务,准备以一年完成之。”党中央的这一作战新计划,当时只在党的高层领导人中征求意见,而河西部队领导对此一无所知。11月8日,中央在致朱德、张国焘、彭德怀、贺龙,任弼时的电报中指示‘徐、陈向凉州进,作战时集中兵力打敌一旅,各个击破之。”同日,又致电红军总部和渡河部队,同意河西部队领导机关称西路军军政委员会,陈昌浩任主席,徐向前任副主席。
    11月9日,河西部队执行《平大古凉战役计划》,撤离一条山等地区,兵分两路,向古浪、凉州地区进发。
    11月11日,中央及军委正式下达命令,河西部队组成西路军,批准成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统一领导政治、军事与党务。任命的军政委员会领导成员是:主席陈昌浩,副主席徐向前。委员有陈昌浩、徐向前、曾传六(政治保卫局局长)、李特(参谋长)、李卓然(政治部主任)(以上5人为常委)、熊国炳(川陕省苏维埃主席)、杨克明(五军政治部主任)、王树声(副总指挥)、李先念(三十军政委)、陈海松(九军政委)、郑义斋(供给部长)中央还决定,四方面军总指挥部称西路军总指挥部,其组织照旧不变。
    同日,毛泽东、周恩来给徐、陈发电:“由于河东还未能战胜胡、毛、王各军,妨碍宁夏计划之执行。我们正考虑新计划,但河东主力将与西路军暂时的隔离着”①并电告下列各点:“(1)你们依据敌我情况有单独西进、接近新疆、取得接济的把握否?(2)如果返河东有何困难情形?(3)你们能否解决衣服问题?”②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讨论后认为,黄河东岸被敌人封锁,又无船只,东返困难甚大,应当乘虚西进,取得苏联援助物资后再回师灭敌。12日,徐、陈电复中央:“现时即不能与主力互相策应。依据现在敌我力量估计,我们可以单独行动,完成任务。”③计划第一步以主力迅速进到凉州地区,第二步拟进占甘州、肃州,准备接通新蒙和远方。徐、陈提出:“对外与远方请中央即迅速具体部署,以免(丧)失时机”,“最好国际与我们直接发生关系,并在新、蒙适当地点建立联络站。”
    11月13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王明、康生、陈云转交共产国际:“蒋介石部队已将红军主力与红军已渡河者从中隔断,渡河者现组成西路军,受徐向前、陈昌浩指挥,人数二万二千,令其依照国际新的指示,向接近新疆之方向前进。首先占领凉州地区,然后向肃州前进请你们确实无误的准备从新疆接济物品,并以准备情形迅即电告我们。”14日,朱德、张国焘致电徐向前并报毛泽东、周恩来,对西路军行动做出指示:“对你们之敌,现为马步芳、马步青两部,又分散,便于各个击破。东追之敌并不多,守甘、凉、肃之兵力亦不充足,最利你们各个击破敌人。夺得甘、凉、肃根据地和打通远方任务,是你们独立可完成的。但是,兵力仍须集结梯次行进,后卫必须强大,相机消灭尾追之敌,便能完成根据地任务。”②15日,中央又电告徐、陈:“(甲)同意你们向凉州进。(乙)新疆接济正准备中。”③西路军明确了主要任务是打通新疆后,及时调整部署,部队迅速西进。
    二、转进古浪、凉州
    11月10日拂晓,红九军进占古浪东部干柴洼(今干城乡),敌马元海率马彪等4个旅及马全义团、互助等县民团尾追而来。九军与敌展开激战,至11日晚,九军撤出战斗,以二十七师作后卫,掩护主力向横梁山转进。12日凌晨,九军二十五师在层峦叠嶂的横梁山设伏,与尾追之敌3个骑兵旅及民团一部激战一昼夜,杀伤大量敌人。13日晚,九军先头部队在军政委陈海松率领下抵近古浪县城郊。古浪守敌为马步芳部团长马华荣率领的西宁东南川十二大营民团,约1400余人。次日红军攻城,敌团长马华荣受伤,民团溃退,红军占领古浪县城。
    古浪为凉州门户,东达兰州、青海,西通河西走廊及新疆,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红军占领古浪县城后,马步青在凉州连电青海告急,急派残部增援古浪。马步芳严令马元海“城存尔存,城亡尔亡”,同时增派大批兵力,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古浪县城。
    11月16日,马元海集中两个旅又4个团,并配备大批民团,从东北、西南、东南三面向古浪城发起攻势。红九军奋起迎敌,激战一天,歼敌六七百人。第二天,马元海针对红军分兵把口的部署,采用步骑合战、迂回穿插的战术,发起第二次进攻。蒋介石也派空军第十五中队的3架轰炸机助战。在其飞机大炮掩护下,攻击北关的敌人轮番向红军阵地进攻。在此守卫的红二十七师依托外围工事与敌激战。敌人猛烈的炮火使外围工事大部被毁,红军被迫退人城内。敌人乘隙从北关攻人城内,双方短兵相接,展开肉搏。陈海松政委当即命令一部红军出击,击溃城外民团。城内敌人惧怕内外夹击,慌忙逃出。出击部队又杀个回马枪,毙敌600余人,北关一带复又收回。
    几天的连续作战,九军弹药消耗很大,部队减员日增,特别是寒冷的气候,给红军增添了不少困难。然而战士们仍坚守阵地。11月18日,一场更惨烈的战斗开始了。敌步兵、骑兵、飞机、大炮全部出动,马元海亲临火线督战。守城红军依托坍塌的城墙与敌殊死血战。敌人利用骑兵进行穿插分割,切断了红军军、师、团之间的联系,迫使红军各自为战。血战一天后,当晚,在三十军二六八团接应下,九军撤出古浪县城,经定寨、泗水堡向武威县境转移。
    古浪激战,毙伤敌2000余人,九军也损失惨重,加上干柴洼、横梁山诸战,伤亡2400余人,元气大伤。军参谋长陈伯稚、二十五师师长王海清、二十七师政委李德明、继任政委易汉文、军部一科科长刘培基、骑兵团团长黄高宏、司令部二科科长王少清等均在战斗中牺牲。
    在九军激战古浪期间,右翼红三十军于11月12日绕过古浪县大靖,包围土门堡,迫使守敌骑五师工兵营350余人投降,营长马有明率160人参加红军①。16日,三十军越过凉州,一部进占凉州西四十里堡,18日攻克永昌,21日占领山丹。随后五军进驻山丹,三十军主力集中于永昌至凉州西四十里堡一线。总指挥部21日进驻永昌县城
    三、创建山丹、永昌根据地
    西路军西进期间,毛炳文部11月16日开始西渡黄河,配合马步芳等“追剿”西路军,向大靖、土门、干柴洼、乱圈台子之线开进红军总部将此情况电告了西路军领导人17日,徐向前、陈昌浩向中央和红军总部报告部队情况,提出:“我们决以打通远方与争取在甘、凉、肃地区建立根据地之任务,主力须速西进,迅取甘州,……,再以五军出肃州”。“如打通远方为主要任务,我在现地区创造根据地不能不居次要地位,如遇特别情况时,是否我们将去打通远方,请速详示。”
    党中央从全局出发,指示西路军在永、凉间建立根据地,策应河东红军。18日中央电示西路军:“我们已告远方,但恐准备不及,如使东面地区为毛炳文过早占去,红军回旋地狭小不利。我们意见,在现地区留住一时期。”
    19日,林育英、朱德、张国焘、周恩来联名致电西路军:“你们任务应在永昌、甘州、凉州、民勤地区创立巩固的根据地,以一部向古浪、土门方向活动,在有利条件下消灭由古浪来敌,大部向凉州、永昌前进;同时以一部夺取甘州、肃州至安西一带地区,并可以一部在民勤活动,迷惑敌人,使敌疑我西路军有由民勤经定远营配合陕甘主力企图。”
    20日,张闻天、毛泽东又电示徐、陈:“主力在永昌、肃州之线,坚决保持东边回旋地区。”
    11月21日,西路军占领山丹后,停止西进,决定以永昌、山丹为中心建立根据地。22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发出《告指战员书》,号召全军指战员艰苦奋斗,克服困难,坚决战胜敌人,为在永凉地区创造巩固的抗日根据地而斗争。山丹、永昌地处河西走廊的蜂腰部,北临古长城外的大沙漠,南靠祁连山,东西狭长,南北宽不及百里。西路军便摆在东起凉州西四十里堡,西至山丹的300余里的狭窄地带上,一面抗击敌人,一面创建根据地。
    在永昌县城,西路军政治部地方工作部派出大批干部战士,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宣传发动群众,召开各界群众代表大会,徐向前、陈昌浩亲自到会宣讲,与群众交谈。在山丹,红五军政治部派干部向群众宣传,使当地群众对红军有所了解。经过半月的深人工作,西路军于12月上旬在永昌县城及郊区四周的东南隅、西南隅、东北隅、西北隅、城东坝、头坝堡和城西一线的十里堡、水磨关、梅家寺及西南部新城子一带的赵定庄、通信堡、郭家南庄与红山窑的水泉子等村庄建立了13个区、乡、村苏维埃基层政权。在山丹县城成立了东街、西街、南街、北街、东西关5个苏维埃政府。
    各级苏维埃政权和群众团体成立后,有力地支持了西路军苏维埃成员带领群众骨干协助西路军执行警戒任务,发放通行证件,在村口和城门口检查、询问行人,杜绝敌特分子混人。对群众进行防空教育,组织疏散、转移、隐蔽,配合红军夜间值勤巡逻,站岗放哨,守护仓库和物资运输。城外战事不断,交通阻断,城内秩序井然,勇跃支前。还配合红军司法机关对近百名土豪劣绅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教育,视其悔改认罪态度分别做出不同的处理,对民愤极大者进行制裁。还根据红军部队要求选派人员侦察搜集敌军情报。如永昌县抗日青年队员高吉录以拾粪为掩护,潜人北武当山、校场山敌炮兵阵地和敌骑集中的二坝刘家墙湾、高新庄等处,获取敌炮、骑兵力及装备情报。水磨关、新城子一线的不少青年队员接受总部特务团及教导团指派,到甘新公路一线至水泉子驿站轮流换班,及时掌握敌骑夜间行动和驻守情况。八坝的青年队员赵儒等为三十军二六五团当向导,扛云梯,数次参加夜袭。红五军去山丹大佛寺、横沟作战时,苏维埃政府派龙文祥、王希周、何录福等当向导,带领红军出城潜人敌营散发传单。还有不少群众为红军抬送伤员。苏维埃政府动员永昌县数百人参加红军,有的经过短期训练后就投人战斗。各级苏维埃政府的“筹募委员会”动员商号等向红军捐助布匹、被服、皮毛以及钱币、棉花、纸张、家具、木料等。永昌县水磨关、南北泉一带群众用70多盘小磨帮助红军磨面1个月;五坝、南泉等地20多座油坊为红军榨油18万余斤。山丹县城东街苏维埃政府主席吴培录积极带头给红军送小麦6石、毛毡13条、皮袄3件和80多担煤,北街苏维埃政府委员邢发育捐献毛毡10多条、皮袄3件,原县农会会长钟守俊支援粮食10多石、毛毡20多条、皮袄4件,西街农民毛炳珍支援粮食20石。西路军在山丹和永昌的40多天里,各级苏维埃政府帮助筹集和购买粮食、饲料约400多万斤,烧煤、柴禾、饲草200多万斤,猪、牛、羊8000头(只)。永昌区(县)苏维埃粮秣委员刘万祥所带数百名人力背运队和五六十头毛驴驮运队,不畏敌军偷袭截击坚持运粮株。水磨关、梅家寺苏维埃政府组织的毛驴运输队从新城子、南北泉驮运粮株,保征了所在地红军的给养。城东关的群众帮助把物资运送给八坝、东寨作战部队;水磨关、梅家寺、新城子等地的苏维埃成员深人祁连山中找寻地主、恶霸隐蔽的牛羊,为红军筹集肉食和制作冬装的羊皮。还带领群众捐献了一大批制造军械弹药急需的金属和硫、硝、碳等材料。西路军总部发出扩大骑兵命令后,捐送马匹、鞍具;两县各级苏维埃政府以青年队和抗日义勇军为骨干,组织担架救护队抬运伤病员。到12月初,仅永昌的红军伤病人员猛增至2000余人,总部医院已无法容纳,大部分伤员被安排到城内和城西郊群众家里。房东们熬汤煎药,擦洗包扎,土法治疗,使一部分伤病员很快康复归队。同时,动员雇请城乡数百名各行各业工匠,协助西路军兵工厂、被服厂生产。永昌县四五十名铁工、木工和其他手艺人,利用原有的三处铸铁锻造设备建起兵工作坊,配合红军兵工厂制作云梯、研制火药、锻打马掌、修理枪械、熔铸手榴弹壳和加固城防鹿砦。新城子苏维埃政府抽调10余人办起小兵工铺,制造长矛、大刀。永昌县的100多名皮匠、毡匠夜以继日地赶制皮衣、皮帽、手套、毡靴、毡帽等,并制作半成品羔羊皮2000余张,交给部队被服厂。有不少家庭自愿为红军缝改棉衣、鞋袜、棉帽、毡鞋。山丹县城的皮匠师傅王作仁、张全仁等10多名工匠,30多天赶制皮背心240多件、短皮袄140多件、皮手套240多双。东西关街市苏维埃政府委员候成福动员父母妻子为红军赶制毡靴800多双。妇女们积极为红军指战员补衣袜。
    红军在永昌、山丹间建立根据地,马步芳、马步青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蒋介石也连电督战:“现过河之匪既已消灭过半,应趁此声威,督率所部务于两星期内将其扑灭。”①马步芳、马步青将前线七八万人马全部调集于凉州郊区,由马步青在凉州新城主持召开会议,重新部署。任命马元海为前线步骑总指挥,马彪为骑兵总指挥,马朴为骑兵副总指挥,各率一路,直扑永昌、山丹。国民党空军十五大队移至凉州机场助战,胡宗南部杨德亮旅也赶到凉州作预备队。
    11月22日,马元海率5个团的兵力首先向凉州西四十里堡红三十军二六三团、二六五团驻守的沈家庄、南魏家庄、北魏家庄、历家寨等地进攻。红军将士坚守堡寨,英勇抗击。激战中,八十八师政委郑维山指挥百余人的通信队杀人敌群,其余红军乘势攻歼。23日,敌增加兵力,拼搏更加激烈。守卫四十里铺西南两里处寨堡的二六三团一营抗击敌1个旅的围攻,其中坚守1个宅院的一连指战员全部牺牲。黄昏前,郑维山率队跃出土堡与敌展开白刃战。红三十军政委李先念急调八十九师一部从敌背后夹击,迫使敌全线溃退。24日,双方又争夺至夜幕降临。激战3天,红军共毙伤敌2000余人,仅用大刀砍死的敌人就有700多名。红三十军也有伤亡。人夜,红三十军主力撤至永昌东端的八坝、七坝等地设防。25日,马元海率3个旅又2个团和部分民团,向永昌八坝、七坝一线红三十军前沿阵地进攻,敌人飞机、大炮狂轰滥炸,红军前沿围寨房舍均被摧毁。激战两日,方将敌击退。
    12月5日,红军前进剧团去永昌县东二十里铺九军阵地慰问演出,快抵达时与敌马步銮团遭遇。剧团人员迅速进人附近郭家下磨庄的东寨城堡坚守。总部闻讯后即派出骑兵连接应,未果。战至黄昏,政委易维精、导演任弼璜和副团长汪显成、支部书记廖赤健等几十名指战员英勇牺牲。
    12月初,敌人为打开永昌县城的通路,向红九军防守的永昌东十里铺至二十里铺一线阵地连续攻击,红九军和红三十军一部艰苦鏖战20余日,付出重大代价,终将阵地控制在手中。在此期间,敌人又一路兵马迂回到县城以西的水磨关、红庙墩等处,企图切断永昌、山丹间的联系,未得逞。接着敌人抓住红军兵力不足的弱点,调集5个旅、4个民团围攻永昌县城,在战斗最激烈时,还出动三四架飞机助战。
    12月14日,红九军二十七师在永昌东二十里铺苟家西庄等处首先击退马元海部围攻。15日至16日,红九军一部与骑兵师在沈家庄等地打破敌步骑4个旅合围。从17日开始的10天里,红九军二十七师在永昌东二十里铺继续与围攻的敌主力交战,最后在红三十军一部支援下击退敌人。从20日开始,红三十军八十九师在永昌县西北的水磨关、王家东庄一带抗击敌主力骑兵团进攻,后八十八师赶来增援退敌。21日,“二马”集中1万兵力在飞机配合下总攻永昌城,城内西路军各部战士和机关人员昼夜轮番上城墙严守,以枪弹射击和石块抛砸交替阻敌,马元海遂变强攻为围困,又调围攻山丹城的马全义团、马志武团和陈嘉禾民团东去增援。红九军一部在山、永交界的水泉子阻击,另一部在永昌县城西面的水磨关南沿沟滩和严家墩附近阻敌。敌机盘旋上空投放传单,被红军击落一架。红三十军和红九军各部在永昌东十里铺一直坚持至24日撤人永昌城。永昌城攻守战则一直持续到12月27日????敌人一面围攻永昌县,一面又以两个旅、4个民团的兵力向驻山丹县的红五军进攻,军长董振堂趁敌立足未稳,派一部兵力袭击敌马彪的指挥部和在城西十里堡一带的据点,取得胜利。随后,围攻山丹县城的敌人愈聚愈多,红五军打退敌多次进攻。但在城东北阁门滩的一次战斗中,因红军部队出击过远,突遭敌骑兵反击,部队伤亡惨重。
    11月下旬,西路军领导人多次致电红军总部及中央军委,反映西路军面临的实际困难,提出部队疲劳,弹药、冬衣缺乏,但士气甚旺:马敌虽伤亡5000以上,但能迅速补充,继续与我作战;当地地形不便于打运动战,群众斗争不易发动,扩红筹资较难;红军战线甚长,人员、弹药有减无增。建议不得已时主力移到甘州、肃州。电文还提出,国际接济最好先期或按时到达,如取到接济,可以回击甘、凉之敌,配合红军主力行动。11月23日,张闻天、毛泽东电示西路军:“远方来电,正讨论帮助你们。但坚决反对进人新疆。”126日,毛泽东致电徐陈,指出:“远方接济3个月内不要依靠,目前全靠自己团结奋斗打开局面”,“在你们打破马敌之后,主力应准备东进一步,策应河东。”在作战方面,要力避消耗战,提倡集中兵力打歼灭战,不打则已,打则必须有所缴获,与其击溃敌许多团,不如干净消灭敌一个团。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admin
12380|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手机访问|公众微信
主办单位:中共肃州区委组织部
联系电话:0937-6987619 E-mail:szqzzb@163.com
地址: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西大街3号 邮政编码:735000
Copyright © 2004~2018 中共肃州区委组织部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9002447号-1
技术支持:雨青网络科技